“唐僧”老婆发家史:豪爽八旗子弟成红顶商人

在财富榜单上,她是全球白手起家的女富豪中,最有钱的那位。但她的发家方式,至今众说纷纭。

图注:香港富华国际集团董事长、中国紫檀博物馆馆长陈丽华

豪爽的八旗子弟

2012年,美国《时代》杂志公布“全球100大最具影响力人物”,陈丽华是其中唯一中国大陆女性。同年,她以340亿的身家跻身《胡润百富榜》中国前10,并被《胡润》评价为全世界白手起家的女富豪中,最有钱的人。

这位女首富是如何发家的,至今没有定论。对于她这个级别的人而言,这样的情况很少见。

官方说法是,陈丽华80年代在香港掘得首桶金。她在比华利买了12栋别墅后高价卖出,迅速完成了原始积累。

另一种说法称,陈丽华的资本帝国,起始于文革“破四旧”中遗留的文物。

陈丽华出生北京,满族正黄旗。早年间,她供职于缝纫社,改制公私合营后,她成了缝纫个体户。

在街坊的印象里,陈丽华最大的特点是豪爽,即便她没钱。

邻里需要帮忙,她从不推辞。每年到了中秋,她会做很多月饼分发给街坊;过冬邻居家里没有煤气罐,她把富余的一个送出去,以至于后来小女儿结婚时,家里都没有煤气罐。

她对周围人很好,行事很义气,这让她结识了很多朋友,掌握了很多信息。

据“熟悉”陈丽华的人称,80年代中期,她了解到,北京的龙顺城中式家具厂里,保藏有大量文革中得来的珍贵明清紫檀、金丝楠和黄花梨木家具,在当时,这些都是“无主”之物。

陈丽华通过关系,以较低的价格得到了其中的一部分,由此获得原始资本积累。

随后,她通过那个年代常见的亲戚介绍信和律师证明,移民到了香港,并且创办香港富华,主营地产交易,收获颇丰。

陈丽华很眷恋故土,她觉得北京古朴的四合院,才能让她感受到家的氛围。有了钱,她想回内地发展。时逢邓小平南方谈话,她便带着大笔真金白银班师回京。

虽然出生草根,但陈丽华的眼界极高,她回京后的第一笔投资,就是大手笔。

回北京,成了红顶商人

90年代初期,陈丽华拿到了临近天安门广场的一块地皮,兴建长安大厦。

这块地人人觊觎,价值可想而知。除了资金外,陈丽华的人脉关系也发挥了很大作用。

但项目到手的头4年,她都只能眼巴巴看着。

因为毗邻紫禁城,与天安门广场一墙之隔,这块地的政治敏感度很高。适逢北京主办亚运会,政府对项目的审批格外严格。

陈丽华等了4年,才得到相关部门首肯。期间,很多朋友都劝她别做了,成不了。

手续办成的当天夜里,她就带着4辆汽车的人开始干活,因为项目位置,白天不能施工,只能晚上建设。陈丽华天天跑工地,昼伏夜出,偶尔还把自己当工人使。

这个工程让她愈发重视人脉关系的重要性,项目落成后,她将大厦的6层划出,成立了长安俱乐部。

在北京,长安俱乐部至今仍耸立各种富豪、名人俱乐部之巅。

它是北京第一家五星级高档私人商业会所,是中国顶级的会员制俱乐部,李嘉诚、郑裕彤、郭炳湘等华人富豪都是其名誉理事。

图注:长安俱乐部内景

长安俱乐部有明确的入会和年费标准,如今入会费是2万美金。但这些数字只是表面,影响力和社会地位才是入会的隐形标准。

办成长安俱乐部后,陈丽华又完成了很多“不是有钱就能完成”的项目。

它们大多聚集在王府井周边,比如丽苑公寓、利山大厦和富华园小区。这些项目,让陈丽华一跃成为京城一流的高端地产开发商,也为她披上了“红顶商人”的神秘外纱。

真正让她坐实“红顶商人”头衔的,是新世纪初的金宝街项目。

金宝街毗邻王府井步行街,是北京市的重大改造工程,总投资超过40亿,实际花费可能超过这个数字。

金宝街很特殊,不同于以往的市政工程,该项目采取了全国首创的模式——投资商负责修路,对道路两旁危旧房改造,解决居民拆迁费用。

凡是和“拆”搭边的,都是大难题。陈丽华并不是政府的首要选择,但是前几位的开发商,都望而却步。

到了她这里,她选择硬着头皮上,甚至抱上了“赔入全部身家”的决心。

结果,28天的时间内,她便完成了2100户居民的拆迁,创下了京城地产界的一绝。

陈丽华将顺利的原因归结于“钱吃亏,人不能吃亏”,暗指在经济上要满足拆迁户的需求。

她精心保存了拆迁下来的老瓦和旧房梁,并收集蔡元培旧物,将其故居开辟成博物馆。

金宝街规划全景图中,将40余个有历史价值的四合院保护起来,规划出北京最大的四合院群落。

在其运作之下,金宝街古色古香,又富贵逼人。

2009年,布加迪在这里开了全球首家展厅。此外,这里还有亚洲最大的兰博基尼、阿斯顿-马丁展厅,劳斯莱斯、法拉利、帕格尼、柯尼塞格也相继入驻。

这是全国最牛的豪车一条街,奢侈品牌亦俯拾皆是。

华灯初上之时,金宝街金光遍地,就像披上了皇帝的新衣,奢华得有点不真实。

而几年前,这里还是一片破旧的危房,大垃圾袋扔在路边,可能几天都没人处理。

和“唐僧”的爱情故事

陈丽华生性低调,相较之下,她的丈夫迟重瑞知名度要高得多。

迟重瑞是国家一级演员,出演了1983年版《西游记》,饰演唐僧。在这版《西游记》中,唐僧这一角色先后有三个人扮演,最后“取得真经”的便是迟重瑞。

《西游记》播出后,迟重瑞成了国宝级的明星,是万千少女的偶像。大热之下,传言他却“大彻大悟”,在家修佛,整日吃斋念经,只有参加京剧活动,才会出门。

迟重瑞出身京剧世家,陈丽华是京剧的忠实拥趸,两人结识于一次京剧活动上,因为爱好聊开,后结成连理。

1990年,迟重瑞与陈丽华登记结婚。当时陈丽华已经是中国女首富,资产过亿,她比迟重瑞大十几岁,身边还带着3个孩子。

消息传出,这一“爱情故事”的含金量受到了普遍质疑。

迟重瑞说:“我们不用表白,时间会证明一切。”随后,他推掉了一切社会活动,结束了演艺工作,和陈丽华移居香港。

2011年,蛰伏多年的的迟重瑞,首次对外谈起了这段婚姻,他感慨“时间过得太快”。

“在一起21年,甚至不觉得有这么长时间。我想首先是因为我们的感情没有发生问题,另外我们都有事业心,整天忙碌,所以感觉时间过得很快。”他说。

夫妻俩每天7点准时起床,开始忙各自的工作。多年来家里一直保持一个习惯,每晚全家人都要在一起吃晚饭,他们已经有一个孙子和两个孙女,一家人坐满两张桌子。

图注:陈丽华、迟重瑞和王健林

迟重瑞对陈丽华的事业产生了很大影响。

陈丽华是满族后裔,虽然家境贫苦,但是家里有几件紫檀家具,这是老祖宗留下来的东西,她打小便很着迷这些物件。

迟重瑞也喜欢收集古家具,还自己动手修理。90年代末期,他们一起开设了家具厂,从国外收购紫檀等名贵木料。

一边收集,一边生产,两人拥有的紫檀家具、器物越来越多。迟重瑞便向陈丽华提议,盖一个博物馆,将紫檀家具陈列,向世人展示。

如此,陈丽华成了世界紫檀大王。

余生“献给”紫檀

1999年国庆前夕,陈丽华投资2亿,在高碑店兴建了一座仿古建筑“中国紫檀博物馆”。

图注:陈丽华的紫檀宫

这是国内第一家“国”字头的私人博物馆,馆内珍藏了300余件明清紫檀家具,以及千余件她旗下工厂生产出来的紫檀精品。

在这份爱好上,陈丽华“玩得”比地产还大、还认真。

为了收购上等的紫檀木材,她每年携重金远赴北回归线以南的热带雨林地区,顶着40度的高温穿行于野兽出没、蟒蛇肆虐的原始森林,查访紫檀的生长环境与木质属性。

在金三角,她坐过电瓶车、摩托车、自行车后座,还骑过驴,好几次与死神擦肩而过。

如今,博物馆尚未实现赢利,每年还需投入2000万的维护费用。

不是不能赚钱,而是陈丽华舍不得。因为紫檀珍贵,不少巨贾曾出高价,希望收买一些藏品,但均被她回绝。

其紫檀流出的方式,大多通过捐赠。

2005年,故宫博物院建院80周年,陈丽华将珍藏多年的四件大型紫檀古建模型——“紫檀制天坛”“紫檀制万春亭”“紫檀制角楼”和“紫檀制飞云楼”分别赠送给中国故宫博物院、美国史密森研究院、英国大英博物馆以及德国德累斯顿博物馆作永久收藏。

2007年,陈丽华将一件紫檀雕天坛模型赠送给法国香博城堡。因为这件藏品,时任法国总统希拉克,特意向欧盟轮值主席请假,推迟赴布鲁塞尔开会的时间,破格礼遇陈丽华一行。

陈丽华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让紫檀走向世界,让世人了解紫檀之美,以此弘扬中华国粹。

图注:陈丽华夫妇向教皇方济各赠送贴金雕龙宝座

撇开数百亿的身家,她和其他痴迷于兴趣的“老太太”无甚差别。

博物馆刚开时候,有个大学生在观看一副紫檀画时,将上面的镂空船桨掰断了。据说当时陈丽华难过得几乎要流泪,但她没有追究,反而送给该校一个酸枝木的展品,希望这些学林业的孩子们,见到这件艺术品,就想到要珍惜国家的民族艺术和森林资源,特别是那越来越少的木头。

这件残破的紫檀画现在就摆在大厅的进门处,画边有个玻璃罩,里面放着那两根小小的残片。“这件我就不修啦,用来教育其他的人:你可千万别再掰了。”

如今,陈丽华没有住在富华地产开发的任何一幢高端物业里,她的卧室就设在紫檀博物馆后面的工厂内,她也不再过问地产的业务。

对于74岁的她而言,每天与丈夫一起,陪伴着这些紫檀,便是生活。

-END-

本文作者:华商韬略陈光 李京淑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抛弃洪秀柱的国民党何曾辉煌

总有人为国民党的今日唏嘘,可我一点也不惋惜。我不觉得它曾经伟大,也不觉得它有过什么辉煌,它曾经丢过大陆,也不差再丢掉台湾。台湾确实创造了华人世界的民主,国民党如果有辉煌,那就是参与缔造了台湾民主。但这个辉煌实际意义,就是——国民党随时可以被抛弃!


还是熟悉的雾霾和熟悉的味道

无论是“APEC蓝”,还是“阅兵蓝”,都说明了地方政府不缺整饬污染的办法,只缺决心和态度。只要政府部门勇于下决心,努力想办法确保蓝天白云,蓝天白云就一定会出现。


“双起论”赢了新闻立法

当记者被人捉了去,看先生大谈新闻立法时,观感很不是滋味,可以说很不好。如果你可以在任何时候、任何一单记者被抓事情上谈论新闻立法未遂的遗憾,这本身就是一个问题。新闻立法应该承认其历史话语的局限,将不死的希望拼命向体制的深渊中拖曳,确实不好。


机关“股神”,“吓死宝宝”

股市的“水”太深,我曾建议朋友,若无“特殊”的消息渠道,就别趟股市这一浑水!要不然,奥迪进去、奥拓出来是小事,弄不好就成奥妙洗衣粉了……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