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南阳警方已介入艾滋病拆迁队事件

近些年,各地城市建设速度很快,用地规模也在不断扩大,而拆迁与反拆迁之间的对立也一直伴随。此前,强拆案例时有发生,强拆手段五花八门。12月22日下午,一条“南阳惊现艾滋病拆迁队,不搬走就感染你”的微博消息被众多网友转发引热议。24日凌晨,南阳市委宣传部回应称,当地公安部门已经介入调查,涉事拆迁公司被停业整顿。

“艾滋病拆迁队”有图为证

22日下午,有微博称,河南南阳市卧龙区负责拆迁的部门为哄骗逼迫一小区住户搬迁,召集组织十多名艾滋病感染者组建拆迁队,对小区居民威胁拆迁,并扬言“不搬迁就感染你”。报警也无人处理,民警只会说不要跟艾滋病人接触,不要发生纠纷。博文配图显示,一楼道内的墙壁上贴有一张纸,纸上写着“艾滋病拆迁工程办公室”,几面楼体外墙上写着红色大字“艾滋病拆迁队”。

消息发布后,有人发文质疑,“虽说有图未必就是真相,但如此触目惊心,还是给公众提供了如同恐怖片一般的悬念。如此荒诞的队伍到底是真是假?如果是真,这支队伍的幕后主使是谁?如果是恶意炒作,为何竟无人出面干涉?”

23日下午,记者联系了南阳市委宣传部,工作人员称图片中所拍摄的地点位于南阳市卧龙区的拆迁区,已经成立调查组核实情况,有消息后会向媒体公布。

派出所回应“听说过”

图片中所指的小区位于南阳市卧龙区一处名为“亿安天下城”的房地产项目旁。小区附近一位居民称,事发小区内确实有些老旧楼房没有拆完,有住户因为搬迁的事儿正在和拆迁部门僵持。对于小区楼房内是否存在“艾滋病拆迁队”,该居民表示,自己没有看到过,并不知情。

针对网友所称“报警也无人处理”的情况,记者向卧龙区公安局梅溪派出所核实。该所的刘政委称,自己也只是听说了“艾滋病拆迁队”的事儿,但是真是假并不清楚。

“艾滋病拆迁队”是否存在仍不得而知,但可以确定的是,小区一些住户拒绝搬迁影响了亿安天下城项目的交付。亿安天下城开发商一位工程负责人向记者证实了这种说法。据悉,南阳征收都是由政府来主导,开发商不让涉足征收。

这位工作人员还介绍说,这些住户拒不搬迁,对工程本身影响不大,双方并不存在利益冲突,相反压力主要是在当地政府部门。

[疑点]

是否有人利用艾滋病人威逼拆迁?

据南阳市当地媒体报道,亿安天下城项目是卧龙区西关文化村旧城改造的重点项目之一,总建筑面积36万平方米,计划总投资12亿元。该项目建成后,将成为集大型购物中心、商业步行街、城市公寓、高端住宅于一体的都会聚合体。

当地主导拆迁的政府部门到底有没有逼迫小区住户的行为?24日凌晨,南阳市委宣传部最新回应称,卧龙区房屋征收办、梅溪街道办事处不存在组织“艾滋病拆迁队”,至于是否有人利用艾滋病人威逼拆迁,公安部门正在调查。同时,卧龙区对亿安天下城项目各项手续进行核查,对负责该项目拆迁的南阳市迁安拆迁公司停业整顿,配合调查,并已在全区开展房屋拆迁市场清查整顿行为。

“艾滋病拆迁队”字样谁写的?

按照宣传部门的说法,当地政府部门并没有组织“艾滋病拆迁队”。不过,事发小区内“艾滋病拆迁队”的字样是谁写的?负责拆迁的南阳市迁安拆迁公司到底有没有利用艾滋病人威逼拆迁?亿安天下城项目建设程序是否合规?这些疑问依然没有答案。

据24日的新京报报道,的确有居民反映今年12月初,小区来了5男1女,他们自称是艾滋病患者前来拆迁。其中一名高瘦男子还掏出一张类似病例卡的卡片给她看,卡片有这名男子的照片,并写明此人患有艾滋病。

住在小区的张振铎今年70多岁,因为他懂得法律,被小区居民推为“业委会主任”。12月15日,张振铎的儿子再次报警,并向出警的民警指认自称患有艾滋病的5男1女。当时民警对这6人录像、拍照。当晚,张振铎家朝北的窗户遭到枪击。16日早晨,张振铎向梅溪路派出所报警,民警赶到后拿走了5枚钢珠,但并未给张振铎立案回执单。

12月17日晚,张振铎家的北边窗户再次遭到枪击。再次报警后,来者自称是梅溪路派出所四大队民警,拿走2枚弹珠,但也未给他们报警回执和立案通知书。

对于居民反映多次报警、梅溪路派出所均未立案调查的说法,记者致电该派出所办公室,接线的工作人员称,他们为派出所二大队,此事由四大队负责处理,但他拒绝提供四大队的电话。

(原标题:南阳回应“艾滋病拆迁队”:警方介入)

编辑:SN182


金正恩频换朝鲜二号人物内幕

表明金正恩权威,他想谁上谁就上,再好不过地体现金正恩在朝鲜的唯一领导体制。金正恩执政三年,不仅核心圈频频更换亲信,父亲生前指定“顾命大臣”多数被金正恩拿下,还在一年时间内走马灯式地更换朝鲜“二号人物”。


自由奔放,随心所欲

在发生了被攻击和反攻击的事件之后,一位朋友写微信来说祝生活“静好”。非常喜欢她这个“静好”。周边人声萧萧,红尘滚滚,生活一时陷入湍急的漩涡,如何闹中取静成了一个考验。


香港反腐也打出了“大老虎”

这场从2012年延续至今的香港“世纪巨贪案”,终于画上了一个相对圆满的句号。香港媒体之所以将许仕仁称为“世纪巨贪”,是因为这一案件刷新了香港司法史上多项纪录。


乌克兰日记:绝不手刃兄弟

安德烈,52岁,住在基辅郊外的小村子里。他肚子开始微凸、头发开始变浅,一切变化都符合他的年纪。唯独不同的是,他还在躲避征兵。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