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纪委网站:全国发生多起官员宴请喝酒致死案

今天要关注的事件可以说再次触痛了我们大家的神经,因为又是一起官员和饮酒相关的非正常死亡事件,又有一批因为违反了中央八项规定的有关要求,而被免职通报的领导干部。这当中究竟发生了什么?先通过一个短片一起去了解。

对于33岁的钟某来说,一次接风宴却成了他生命的终点,而这一天,也是他到来宾市迁江镇上任副镇长报道的第一天。广西来宾市新宾区委4月14日对外通报称,认定4月9日中午在迁江镇政府饭堂参与饮酒的7名科级干部,因违反中央八项规定,一律按照有序程序,先行给予免职处理。

广西来宾市兴宾区委宣传部 工作人员:

经调查,9日上午10点,兴宾区委组织部两名干部送钟某到该镇报到,并于11点10分左右离开,午餐时因有市区相关部门领导干部到该镇调研检查指导工作,镇里安排在饭堂接待。在用餐过程中上米酒,钟某也饮了酒,中午午餐后,该镇派司机把钟某送回来宾城区家中休息,(4月)10日6点的时候,其亲属发现钟某出现异常,立即报110和120,120赶到后发现钟某已经没有生命体征。

究竟喝了多少米酒?副镇长的去世是否与喝酒有关?因家属不同意尸检,如今还没有定论。记者了解到,7名被免职的干部,包括迁江镇两名党委副书记、组织委员、宣传委员兼副镇长、迁江镇驻大理办事处主任,以及兴宾区文体局的一名副局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的一名副局长。

广西来宾市兴宾区委宣传部 工作人员:

事发当日,区纪委组织部立即组成两个调查组,对此事件进行调查,兴宾区长带领相关领导到死者家中慰问,(4月)14日下午,兴宾区召开全区领导干部大会,就此事进行了通报,下一步将加大对干部教育管理力度,各级干部务必时时处处严格遵守中央八项规定有关精神,杜绝类似事件发生。

关于这位去世的副镇长,我们查到了一些公开的信息,1981年11月出生,大学学历,曾任新宾区招商局副局长等职。在来宾党建网上我们找到了他生前发表的一篇文章,讲述自己当助兴农村指导员的第一件事,拿出自己的积蓄,为村小学捐赠树苗。他写到,为乡村做一件很小的事情都意义非凡,那一年他刚刚25岁。

主持人:

非常的可惜,这个死去的副镇长只有33岁,一个年轻生命的逝去,无论如何来说都是一个悲剧。那么对于这样的一起事件,最新的处理结果,我们看到前天上午,广西来宾市兴宾区委已经召开了常委会,宣布了以下的决定。第一就是从严处理违纪干部,对参与饮酒的领导干部,一律按照有关的程序,先行给予免职处理。第二就是对相关人员进行立案调查处理。第三狠抓作风纪律建设,已经开了一个领导干部的大会,通报了此事,而且相关的责任人已经做了深刻的检讨。

那么回过头来再看这起事件,应该说所有参与其中的人都是难辞其疚的。因为首先我们来看时间,4月9日周三的中午,也就是这个副镇长上任报到的第一天,正常的一个工作日中午喝酒,对公职人员来讲无论如何也说不过去。再来看地点,是在镇政府的食堂里头,在食堂里吃饭相对来说比较安全吧这个地点,但是在食堂里就能大吃大喝了吗?我们再来看参与的人员,两桌饭菜,因为当天有区里的、市里的相关领导到镇子上来调研指导工作,正好也是合二为一了,既欢迎上面来的领导,同时也是对新上任的领导接风洗尘吧。那么确定喝酒的,参与其中被免职的7名科级领导干部,已经受到了相应的处理。那么再来看看喝的酒,喝的酒是什么呢?是米酒,这个米酒的度数是20度左右,当地的农村酿制的,两三块钱一斤,应该来说度数不高,但是架不住喝的多,参与其中的这些当事人都记不清副镇长喝了多少酒,只是有人估计他喝了数斤米酒。

我们经常说这个“上面千条线,下面一根针”,任何的政策都是要由具体的人员来执行的。对于上面来的领导,最基层的、乡一级、镇一级的普通干部,看到他们那都是“来的都是客,敬的都是神”。对于这样的现象,我们今天演播室也请到了一位嘉宾,他是中国社科院中国廉政研究中心的副秘书长高波,高秘书长您好!

中国社科院中国廉政研究中心副秘书长 高波:主持人好!

主持人:可能很多人会说了,你看他们这次吃饭的地方是在内部的一个食堂,也不是在高档的酒店,而且喝的是普通的米酒,这样也算是违反了中央的八项规定吗?

高波:我是这么看,广西的事件可以说是“一杯米酒引发的命案”。它是在错误的时间节点,以错误的接待方式,安排了一次错误的酒宴,它完全符合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的认定要件。同时,它还在某种程度上具有穿上“隐身衣”,到这个机关内部食堂进行违规宴请的主观故意,我们甚至可以说,性质更加恶劣。

主持人:也就是说它是变了相的违反八项规定的一种做法?

高波:是。

主持人:那如果不是因为这次副镇长的醉酒死亡,没有这个事情的话,这个事在当地来说是不是就不算是一回事?就可以过去了?

高波:不能这么看,“作风无小事,官德无小节”。有一些党员群众讲,我们的个别领导干部,“白天文明不精神,晚上精神不文明”,还存在着慵懒散奢等大大小小的作风问题,或是违纪的前兆,或是违法的苗头,必须引起高度的重视。常言道,“小洞不补,大洞吃苦”。那这个官员作风上的小的溃痈,它严重影响到了我们党的施政的观感指数,它甚至会影响到群众对反腐败的这个信心。

主持人:这个事情至于相当的严重,我们就非常的好奇,因为对于这个公务接待,中央早就已经有明确的规定了,那为什么这兴宾区,其实在7年前已经出现过相关的禁令,这股歪风还是刹不住呢?

高波:这里边或许有“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制度博弈的问题;也有一些领导干部认为“吃了、喝了,不算腐败”,这样一些思想观念的问题。那么我想提醒的是,我们只有管住了“硬把子”、看住了“钱袋子”,才能真正的管住官员的“嘴皮子”,堵住酒桌上的“酒瓶子”。也就是说,要建立权力的清单,让我们的公共权力在阳光下运行,让三公经费公开,接受人民群众的监督,那么我们才堵住酒桌上的歪风邪气。

主持人:但是很遗憾啊,高秘书长,其实我们也看到自从八项规定出来之后,虽然全国各地出台了相关的一些禁例,但是除了这个兴宾区之外,其它的很多地方也照样存在着官员滥吃滥喝的一些现象,我们继续来看接下来的这个短片。

浏览中纪委网站不难发现,近半年来,全国各地已经发生了多起官员宴请喝酒致人猝死的事件,去年12月17日,在中纪委网站公布的10起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的典型问题中,第一起便是黑龙江省副省级干部付晓光因私公款消费,大量饮酒并造成陪酒人员“一死一伤”的事件。画面中的这个包间便是当时付晓光喝酒的包间,据媒体采访得知,当晚付晓光一席人在此喝下的白酒,竟是用给客人倒茶的铝制水壶装满上桌的,鉴于付晓光造成的严重后果,经中央纪委常委会研究并报中央批准,给予付晓光留党察看一年处分,按程序按免去其黑龙江省政府亚布力度假区领导小组常务副组长职务,由副省级降为政局级。

然而付晓光事件过去才仅仅一个多月,中纪委网站又报出两次官员喝酒致人死亡事件,今年1月27日,中纪委网站通报了福建三明市福市长,沙县县委书记陈瑞喜等人接受企业主宴请发生人员醉亡问题。通报指出,2013年9月9日,三明市副市长,沙县县委书记陈瑞喜会同他人,与一私营企业主商谈投资项目后接受其邀请,到该企业内部食堂聚餐。事后,一名参与聚餐的领导干部酒后突发性猝死,造成了不良的社会影响。经福建省纪委常委会研究并报省委统一,决定给予陈瑞喜党内严重警告处分,按程序免去其三明市副市长职务,但陈瑞喜并非福建三明当地唯一一个因喝酒致人死亡的干部,一起被中纪委通报的还有中国建设银行、沙县支行行长雷炎生等人,公款宴请客户并参与高消费娱乐引发人员死亡的问题。2013年8月13日,雷炎生等人在三明市区宴请客户并陪同高消费娱乐,合计消费8160元,事后,该行一名参与活动的工作人员突发性猝死,造成了不良社会影响,中国建设银行三明市分行给予雷炎生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并解聘其行长职务。

对于官员醉死事件的频繁发生,也有媒体不断发问,“官员“醉死”禁令何在。既然酒这东西害人害己,为何官场酒风仍然如此厉害?已有很多制度不允许大吃大喝,为何“喝酒死”仍屡见不鲜?”

主持人:其实我们看到从中央的八项规定出台以来,从中央到地方,一直以来都是保持着一种高压的态势。尤其是从4月份开始,中纪委就对查处规范八项规定的一些典型案件的“月报”改成了“周报”,不管你是什么样的领导干部,只要你违规违纪了,一律点名,应该来说是对领导干部形成了一种很大的震慑。但是我们也看到在这样的态势之下,局面依然不乐观。那接下来我们想继续地请教一下高秘书长,应该来讲中央对这个问题是相当的重视了,为什么还会不断出现官员醉酒死亡的通报?

高波:常言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尽管中央利剑高悬,高压态势,有目共睹,但是因为各种方面的原因,我们还存在着一些不适应的情况。你比如说我们现在的一些基层的政府,施政方式或者说治理方式的不适应,那么有的人为了片面的追求GDP的增量,就逼着官员要涨酒量,要招商引资,要拓展人脉,那么就造成了个别的陪酒死,请酒死,这样的极端的案例。另外一个方面,我们的领导干部的考核评价体系还有一些不适应的地方,那么一些人利用吃吃喝喝来拉关系,拉选票,它甚至造成了一种逆向淘汰这样的一种情况。

主持人:您刚才提到了,就是对于这样一种高压的态势,基层的种种不适应,实际上我们看到在违规违纪的领导干部的级别当中确实也发现了一些端倪。我们可以给大家来看一下这张图,这是截至到去年12月31日,全国查处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问题汇总表,我们看到在被处理的三万多名领导干部当中,省部级领导干部只有一个人,但是你看越往基层走,被处理的领导干部的人数就越多,似乎是形成了一种金字塔的结构,就是省部级的干部最少,但是这个乡科级的领导干部最多,那您怎么来看这种金字塔式的一个结构,为什么越到基层问题就越多呢?

高波:我想这个问题是不是可以从两个方面来看了,首先我们的官员层级它是一个客观的金字塔的状态,基层官员它的绝对数量相对较大,因此风险概率相对较高。另外一方面,由于基层的领导干部,直接面对我们的一线的群众,面对一线的实际工作,工作的压力也很大,那么由于错误的政绩观、错误的群众观,还不同程度的存在,我们的一些党员领导干部,还存在着“酒瓶决定水平,酒量决定工作量”,这样一些陈规陋习,因此基层的一些领导干部出现了类型广西案例这样一些极端的情况,我想也不足为怪了。

主持人:高秘书长,您刚才提到了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在中国这种中国式的酒局文化当中,实际上很多人他是面临着很大的工作压力的,不得已而为之,因为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不能忽视的一点,就是很多领导干部其实不能喝,也不愿意喝,但是无奈之际,不得不喝。我就记得去年的浙江有一位母亲,她就发了一个微博,就是很心疼自己的儿子,说没有办法每天看着儿子陪着领导喝酒伤身体,所以她在微博上就向时任浙江省委组织部部长的蔡奇同志求助,而蔡奇很快就转发了这个微博,并且是要彻查此事。当时微博上的这样一场互动也引发了很多人的关注,我们再次来回顾一下。

2013年9月14日晚,时任浙江省委常委组织部部长的蔡奇,接到了一位母亲在微博上发的求助。

“蔡师教我,我该怎么做?儿子今天又喝醉了,别人送回家的,到家也不说话,问他流眼泪了,然后一个人把自己锁进房间……。现在他不会喝酒,但总是什么局的局长一起喝,让他喝酒了。儿子27岁,在国税管理科管了一大片厂家”。一天之后的9月15日晚,蔡奇转发此微博,并回应这名母亲说“告诉我,你儿子在国税哪个单位,今后可以不用喝酒了”,犀利回复迅速引起了网友的围观,短时间内得到了千余次的转发。

同时也有网友在替这名母亲担忧,她这样的举动是否会影响儿子的前途,微博求助后引起的极大的关注,让当事母亲措手不及。她不仅删除了微博,而且还更改了网名,后经涉事单位调查核实,当天聚餐并不存在领导参与和公款消费的情况。事后,这位母亲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原本是出于对儿子身体的关爱,有感而发的帖子,没想到却造成了儿子受同事排挤和冷落的结果,自己知道错了,想事简单。

主持人:这是一个非常现实的情况,的确是有很多人在各种各样的酒场当中,是深陷其中不堪其扰的。我们来看在中国,其实喝酒是有不少的名义,像招商酒、公务接待酒,人情关系酒、公关酒、协调酒、表态酒等等。这当中有被动的,也有主动的,那么有人就说了,这喝的哪是酒啊,而是局。

那我记得在去年两会期间政协委员蔡玲,就有一个公开的发言,题目是“如何避免八项规定一阵风”。当时她的这段讲话引起了不凡的反响,她非常地直接,也很大胆,在现在来看依然很适用,我们再来听听。

2013年3月8日《两会1+1》蔡玲讲话:

“火车跑得快,要靠车头带”,“党风、政风、民风,就看一把手吹啥风”。消除“四菜一汤、项目泡汤”,“不宴请、不迎送,心理不踏实的潜规则”。个别地方把是否擅长接待陪酒当成干部素质标准。“能喝半斤喝八两,这样的干部能培养”。防止和遏制“中央强调抓一下,强调过后放一下,出了问题紧一下,形势好了松一下”的一阵风现象。

主持人:当中有一句话“不宴请、不迎送,这心里就不踏实”,我想高秘书长可能也有这样的一些体会,这似乎成了一种心照不宣的一个现象,就你能喝酒、会喝酒,很多事情就好办,但是您感觉很多的事情离开酒桌,难道就不容易办成了吗?

高波:其实酒只是一个媒介,酒桌是一个平台和窗口,关键是官官相交,官商相交,如何建立一个理性的、文明的、廉洁的这种交往关系。我们也注意到习近平总书记提出来官商相交应该是“相敬如宾”,而不是“勾肩搭背”,我们应该在全面深化改革这个大背景下,加快改造我们的行政文化和我们的公众伦理,培植社会的廉洁文化,培育人和人之间的新的社会交往关系,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够使得党风、政风和社风、民风,实现一个双向的进化。

主持人:但是,的确有很多的人非常地无奈,你看,在中国这么多年了,这种酒文化是一种习惯,是一种风俗,好像你不喝,别人都在喝,你就显得跟大家格格不入,那你认为在中国这样的人情社会里头,要真正的转变这种官场的酒风,有没有可能?

高波:说句俏皮话,官员或许可以喝醉,但是我们的作风建设的制度不能眩晕啊。我注意到这了这样一个数据,国家统计局的统计结果表明,实施中央八项规定以来,那么官员的接待和应酬减半,回家的时间普遍增加了30分钟。我们可以这么看了,我们只要每一个重要的时间节点,扎紧这个监督的篱笆,编制这个制度的笼子,久久围攻,抓早抓小,那么清风正气还是可以期待的。

主持人:其实就这次的副镇长醉酒死亡的事件当中我们去追究,就是违规参与饮酒的领导干部的责任只是治标,我们可能更关注的问题是如何去治本,也就是刚才引用蔡玲的那个发言,如何来避免八项规定一阵风,高秘书长可不可以有一些好的建议,有哪些具体的措施我们可以去下工夫?

高波:我想一个方面,我们的廉政建设是离不开我们财政监督的,那么我们要加强“三公经费”的公开,让我们的公共权力,公共资金、公共资源,都在阳光下运行;第二就是要利用网络监督、新闻监督,这样一些平台,这样一些新的手段,让这些穿上“隐身衣”的这样的一些作风问题,暴露在我们的人民群众的眼皮底下,接受人民群众的监督;那么第三就是对于作风建设方面的问题,要实行最坚决、最彻底的零容忍,加强严格的问责,以儆效尤。

主持人:好,非常感谢高秘书长带来的分析和建议,实际上我们看到八项规定已经出台了有一年的时间了,但是自始自终我们这根弦都不能够放松,而且是任何时刻都不能放松。那么这次的醉酒死亡事件,应该说是一个个例,但是其它地方可能也比较普遍的也依然存在,所以无论是从领导干部的身体健康角度出发,还是从例行节约,反对浪费的角度出发,此次事件都应该引起我们更大的反思。

(原标题:官场酒局,喝的不是酒,是“局”!)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