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轰炸受害者索赔案开庭 8旬老人斥日军罪行

6月4日,是“成都大轰炸”受害者正式向日本提起索赔诉讼以来进行的第29次开庭,84岁的成都婆婆苏良秀完成了自己毕生的心愿,“站在日本的法庭,控诉‘成都大轰炸’暴行。这位身患高血压被战争病痛折磨了一生的成都老人,于4日下午1点15分昂首走入了“东京地方裁判所”,以原告证人身份对日本军国主义进行控诉,当这场庭审进行到1个小时的时候,苏良秀突然痛哭失声,讲出了连女儿都不清楚的受害细节。

上庭之前老人先吃下一把药

下午1点15分,原定在1点30分开始的庭审提前了15分钟。苏良秀的女儿马女士忘记了给这位常年的高血压患者测量血压,在庭审开始之前,苏良秀抓起了一把药,其中包括降压药和多种维生素,用水送服。马女士转过身不忍再看这一幕,她的母亲将在随后的一个半小时当中,再度揭开自己70年中无数次揭开的伤疤,他们在日本所呆的时间只有8天,但携带的药品就占了行李的三分之一,当苏良秀昂首走入东京地方法院的103号法庭时,几乎没人能够相信,这位84岁的老者可以在随后的一个半小时当中,发出令人振聋发聩的声音。

103号法庭是东京法院最大的法庭之一,能够容纳最多的旁听人数,昨天近百人的旁听席大约坐了三分之二的人,他们当中大多是声援苏良秀女士的日本民间团体,在苏良秀赴日的过程中,这些友好的日本志愿者团体一直为苏良秀提供支持,他们认为,更多的人来旁听这场审理,可以向法官施加压力,公正判决。

带着矛盾庭审需要战胜自我

因为在大轰炸中受伤,苏良秀女士的腿部发育受到了影响,骨骼错位。即使是在法庭上久坐,对于身体都是一种无法抗拒的沉重负担。在庭审前的演练中,这样的久坐苏良秀曾数十次的尝试。“苏婆婆每次都是累得头痛仍在强撑。”为苏良秀提供法律支持的日本一赖律师事务所中方雇员张斯维说。

在张斯维的印象中,苏婆婆是一个异常坚强的人,对于‘成都大轰炸’暴行中的很多细节,她都不愿意过多的提及。“她总是对我说,那些事情我已经深深的埋在了心底,我只想让日本军国主义知道,他们的暴行对中国人民的伤害,永远不会被人遗忘。”

但律师团队认为,只有苏婆婆能够更多的提供战争中受伤害的细节,才会对庭审有利。在庭审演练中,很多律师期望苏良秀表达细节。因此,昨日出庭的律师团成员,都在为苏婆婆担心着。

哽咽失声她揭开埋藏70年伤疤

庭审开始,随着辩护方律师的提问,苏良秀将自己的遭遇逐一坦露了出来,旁听人员的表情也随着她的陈述而不断地发生变化,当庭审进行到第15分钟时,苏良秀开始哽咽。令律师团成员一赖敬一郎先生意外的是,苏良秀女士竟然开始坦露了连女儿马女士都不知道的一些伤害细节。

苏良秀说,在成都大轰炸中被害以后,因为腿部落下终身残疾,她无法再上体育课,一些不懂事的同学开始取笑她,令她无数次偷偷流泪的是,“在女儿上学时有人取笑她的母亲是个瘸子”,这时,庭审现场鸦雀无声,停滞了数秒,旁听席上开始有人落泪。当苏良秀提到自己不到11岁就失去母亲时,她终于失声哽咽了,在长达数十秒的时间里,马女士看到了母亲脸上的变化,她说,这是一种高兴和悲痛交织的复杂心情,一方面,她终于站在了日本的法庭,去控诉那场暴行,而另一方面,她却又把埋藏几十年的秘密告诉了女儿。

律师:

苏良秀老人感动了每个人

在全部三个小时的庭审结束后,苏良秀已经无法起身,情绪非常激动,最终是在众人的搀扶下才走出的法庭,这一幕感动了所有人。

苏良秀律师团成员日本律师一赖敬一郎长期无偿援助大轰炸受害者向日本政府诉讼索赔。他所在的律师团队认为,苏良秀女士这次出庭的效果远超他们的预期,律师们全部被苏良秀的坚强所震撼,他们认为苏良秀的表现足以震撼法官,为整个案件带来巨大的积极影响,在6月法庭将完成最后一次庭审,并在8月进入法庭辩论。苏良秀整个出庭期间,日本政府的律师团队并未发言和反驳,一赖敬一郎说,“成都大轰炸”是无可争辩的历史事实,对方真的没有什么可以辩驳的。

家人:

书签夹在“过五关斩六将”

在苏良秀和小女儿马兰到东京的这两天,家里有些冷清,只有外孙的女朋友小左一人在家。“外婆做的这些事,我们一家人都支持她。”小左介绍,虽然外婆已经84岁,闲暇的时候还要买书看,临走的时候,还在看《三国演义》,书签还夹在“关云长过五关斩六将”这一章节。

通过华西都市报记者提供的电话,小左在8点10分左右联系到了外婆所在的旅馆,然而,服务生告诉她,她的外婆不在房间,留下电话后,苏良秀在9点左右才给小左回了电话,两分钟的时间,向家里报了平安。“外婆今天情绪有些激动,但整个过程表现得都很棒”。

据悉,苏良秀女士将于本月8日回国,今后的几天中,他们还将与“东京大轰炸”的受害者进行交流,让更多日本民众了解那段历史。

华西都市报记者崔燃 华西城市读本记者宦小淮

  新闻背景

1938年11月8日,日机首次袭扰成都,至1944年11月止,在长达6年的时间里,成都所受轰炸至少21次。苏良秀正是1941年7月27日成都惨烈轰炸的受害者。轰炸中,苏良秀的祖母苏黎氏、母亲苏贾氏、小姑妈苏绍群、表姑达凤英、大弟苏良兄、二弟苏良酬等6人当场被炸死,苏良秀本人及另外3人身受重伤,留下伤残。新闻链接

“成都大轰炸”赴日诉讼之路

自2005年就开始参与“大轰炸”诉讼的徐斌律师向记者讲述了“成都大轰炸”赴日诉讼之路。

2005年开始 重庆地区的受害者自发组成了对日民间索赔团。

2006年 日本律师邀请成都受害者参与诉讼。

2008年7月3日 成都22人对日民间索赔团在日本东京正式提出诉讼。

2010年1月27日 日本东京地方法院进行“四川大轰炸”索赔案的第12次开庭审理。一濑敬一郎说,到2009年第4次起诉时,已有重庆、成都、乐山、松潘、自贡等地的188位受害者参与诉讼。

(原标题:84岁成都婆婆 昂首走入日本法庭)

留下评论